2014-05-25

結束

像是靈魂被抽走了般    人空空的
和在巴黎飯店一個人的crew lounge清晨六點半看完"擁"劇一樣
說不出的孤寂感

empty。

連飛七天    最後臨時插花的KUL以滿班來回外加做完全服務為ending
意外達成五月期望目標    身上細胞卻也不知往生多少
換來一天休息後是機場待命    面對全新機場的啟用
恰如新工作的任務    全然的未知

不知不覺韓語會的單字比大學選修一年半的日文還多
和韓國組員的關係也莫名親近起來
那個曾和金秀賢國小、國中同班的組員    讓人好嫉妒

可惜拿不到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