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26

巴黎耶誕夜

特別塗著粉色的指甲油
穿上精心打扮的衣服
帶著幾個同飛的組員看凱旋門的車水馬龍
細雪紛飛的巴黎香榭大道熙來往的人群與熱鬧的耶誕市集
吃著有名的漢堡當晚餐
最後登上星鑽般的艾菲爾鐵塔
在至高的塔上遠眺整個夜巴黎
和身邊的人互道耶誕快樂    許下新年的願望
結束這浪漫的一夜

看著前一天待命被轉飛巴黎班時    自己是深深這麼期待著的
可惜本人自千古以來一直有著心想絕不事成的魔咒
這次也無不例外    又是場憨人的夢....(菸)

早上從沙漠到巴黎這一路上
有著可愛的台灣好媳婦Cherry相陪
近滿的機艙做起事來輕鬆不少
時間也在不知不覺中流逝
完成了二段服務    在預定的時間TOD
看起來美完不已的航程
在飛機開始降落半個小時候還看不到陸地後有了變化
隨著機長二次的PA廣播
才知道目的地的戴高樂機場(CDG)
因為風勢強大到飛機無法安全降落    只得改下降在歐里(ORY)
戲劇性的發展還真叫人措手不及

在天空中盤旋近一個半小時
忽高忽低的飛機最後在機長專業的落地後    被報以全艙熱烈的掌聲
急著回家的旅客卻又因等待公司的處理回報多困在機艙裡一個多小時
在全家團圓的耶誕夜裡    誰也不想發生這種事
我們也只得不停地安撫著有轉機或有人接機的旅客
總算天黑之前旅客全數離機    我們也在公司命令下同客人離開

第一次發生迫降的意外    又替自己的飛行生涯多了筆記錄
還好是因為天氣而不是飛安、醫療、幫旅客接生或其它的事件
聽泰國組員提到先前飛大阪迫降東京的組員們改隔天DH回沙漠 (不operate flight)
腦中也不禁想起所有組員空機回沙漠的情景
可惜這樣的奇景沒發生在自己身上
所有人被告知全回CDG的Hilton飯店
十七個機組員分六台計程車一路從巴黎南邊塞車回到巴黎北邊
又多折騰了一個半多小時才見到房間裡的床

不甘心一天就這樣結束下
拖著兩條不是自己的腿在滂沱雨中走到轉運站搭車到機場
只是所有店家和餐廳全數關門
稀稀落落的人們更增添了機場的冷清
想吃點像樣的晚餐也跟著幻滅
只有那在燈火欄柵處的麥當當    替淒涼的心帶來些溫暖
就這樣麥當當又再次當了生命中的好幾夜(頁)主角
伴著我渡過了在巴黎的耶誕夜
或許這就是平淡中的幸福吧

不只如此    回程沒被安排作廚房
二百個旅客臨時少了五十個    大頭又派了F1到後面幫忙
雖然在min rest後仍要工作    負擔減輕又有錢錢入袋
聽到我們之後的組員迫降在比利時的布魯塞爾
crew lounge休息四小時後所有人又operate飛機回沙漠    很是悲苦
想想這個巴黎班    雖然少了點慶祝的味道
從與旅客的互動中還是能感受的到
而且荷包避開了失血還能多些金銀財寶
某方面來說也算是種另類耶誕獎賞
你說對不對


Merry Christmas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