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20

亂流

什麼事都在十月發生了
連著待命轉的倫敦被派到頭等艙、科威特打廚房、韓國被考核
之後連二的待命最後一天轉巴林、隔天的rest加派飛伊朗
剩下第一天的待命岌岌可危    像是隨時會炸開的未爆彈
已靠近月底的時刻還有倫敦長班和芝加哥超長班等著
中間還插個一天待命
似乎離結束還遙遙無期的感覺

公司真正有飛頭等艙的航班目前只開倫敦和巴黎
Intra-Gulf的部分則是商務艙用頭等艙來取代
每次航班總是少不了許多資深組員同飛
從來不把頭等艙看眼裡的理由淺顯易見
即使遇到的班前面從不超過5人 (滿艙12位)
菜鳥的自己也樂得待在商務艙
直到飛倫敦的簡報上被分派到頭等艙時  
瞬間頭皮跟著發麻起來

雖服務大同小異    許多眉角仍需注意
尤其跟在已飛超過11年    工號只有四碼的大頭身邊
受訓過就沒再複習的一片空白    只能ㄘㄨㄚ\在一旁
慶幸的是難纏的客人不在自己負責區域
還能服務到身為王族成員卻很親善的貴賓
加上商務艙印度組員的隨時咨詢和羅馬尼亞組員的加油打氣
終究又僥倖survive下來
只是吹毛求庛的大頭應該會很後悔回程還是再次把我安插在前面吧(攤)

科威特一樣不解  
雖說不同服務型態    無需galley train的限制
尤其上有資深組員    下有新進菜鳥
自己仍是雀屏中選擔當R1    身兼廚房與照顧機長職位
第一次擔任Intra-Gulf航班的R1  
難得機型為wide-body的777    前艙五個組員同飛    多了人幫忙和分擔壓力
(通常短航班都是小飛機    前艙有只會一個主管加上一位組員)
連準備熱毛巾和阿拉伯咖啡全由中間廚房處理
雖然回程的客人多了些讓所有人手忙腳亂
但大家分工    努力地共同做好航班
中間看著斯里蘭卡的大頭和南非的組員兩個大男人
一個捧著椰棗    一個拿著figons倒著阿拉伯咖啡繞著機艙
這畫面直到現在還是讓人忍不住發笑
一小時的單趟航程很短    卻是歡樂的航班

飛仁川是升上F1後拿到的第一個assessment
電腦網路的問題直到飛行當天才發現系統通知
但我想就算提前知道的話    也只會更增加焦慮而已
真不知電腦算不算是壞的剛好xd

大頭韓籍真性情  
實在、有一定的要求卻是內心和善的人
或許是這因素    也或許是最後一次的考核
機上的心情緊張依舊    卻少了以往沮喪和考後的低氣壓
發問的問題不算多    還是顯示知識的不足
就算孔子再拜100次    自己還是不是念書的料吧(苦笑)

不知道接下來還有多少挑戰要面對
請讓我平安登陸    順利離機
好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