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08

淡定

晚上沙漠時間十一點    在市區裡的Cornish
一邊是霓虹燈光    摩登現代的都市建築
一邊是漆黑深暗    平靜無浪的大片海洋
夜晚的風徐徐的吹過
雖沒白天的熱浪侵襲
卻離涼爽仍有段距離
海上三三兩兩電子花船閃亮卻無息地飄過眼前
對岸souq的高塔則依晰可見
沒有繁星點點的星空
只有一輪明月淡淡地高掛著
一切訴說著平淡

Peace。

未能看到馬戲團的那股愁悵也逐漸散去

早在半個月前得知消息的興奮
隨著八、十月旅行的計劃    為了減少支出下而趨緩
在巧合機緣所遇到有賣票的二間shopping mall
不是電腦當機就是排隊近一小時的隊伍絲毫未前進之下而宣告放棄
只是好朋友得知後的鼓勵    甚至無意中拿到票的幸運    熱情又被重新點燃
加上台灣同伴的互相走告    特地跑到souq購票
卻因時間不對    自己又要工作    朋友協助購票卻已售完後
再次從期望的頂點狠狠摔到谷底
沮喪心情讓人無法入睡  
或許也只是那股不甘心作崇罷了
其實
也不就是一場show
自己已經比別人擁有許多許多
還在LA的時候    看過Vegas太陽劇團的秀
甚至工作的關係
未來如果有多的錢還能飛柏林聽愛樂交響樂團  
莫斯科看芭蕾舞劇    倫敦看歌劇    
西班牙看佛朗明哥    瑞典聽爵士樂等等
是吧    那麼還有什麼好不滿足的:)
心   淡定許多

從台灣回到沙漠這段時間    我們也合好了
但    好像似乎再也無法回到以前那樣    心是如此靠近
彼此也有各自的工作及生活圈
如果說偶然想到對方    傳封簡訊問候
知道兩人都過得好而互相感到開心
那麼    這樣淡淡能長久的情誼就足夠
就算之間不再有緣份    斷了聯絡
我仍擁有那些美好的回憶
對於這份友誼    不再強求

而已有男友的室友在這段期間內積極與對方聯絡
不但將自己的班表寄給對方
還一起出去   甚至在我回台灣過年假時請對方來家裡吃飯
尤其是室友明白所有我們之間的事
仍背著自己偷偷與對方往來
一度以為自己再也無法與室友相處
在碰面時卻能自然地與對方談話    毫無心情起伏
我想    在某種程度上    我也成熟許多
或許在她曾經訴說著過去種種玩弄男人
證明及滿足自己的虛榮和排解寂寞之下
對於她    沒什麼資格    也不值得自己任何對待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